药石科技:分子砌块让新药研发更快更高效

  2017-09-25

撰文|施樱子

Shi.Yingzi@PharmaDJ.com

本文系转载来源研发客版权来自研发客授权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校园的边上坐落着一座小楼,它是生物技术公司Agios的办公和研发楼,其中有一面墙令很多人印象深刻:墙上挂着许许多多真人的照片,他们是公司员工的亲人、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他们全部是癌症患者。

“照片时时刻刻提醒着公司每一位员工和访客,他们已经上市的或者正在进行临床试验的抗癌药,正在拯救这些病人的生命或者改善着他们的生活质量。”提到Agios这个伙伴,南京药石科技总经理董海军博士的语气中流露出骄傲和成就感:“与Agios的合作和成功,再次让我们感受到公司的使命和意义,看到了药石的产品在新药研发产业链中的贡献和价值。”

药石科技首席执行官董海军博士 

Agios是一家专注癌症和罕见性遗传疾病治疗药物研发的公司。在Agios研发新药的过程中,药石为其提供药物合成的关键原料和中间体——分子砌块(Building Block)。药石与Agios在2011年建立合作关系,Agios首次向药石下单采购的数量仅有100g,但之后的订单量稳步增长,从100g到1kg再到2015年的200kg,最终于2016年与药石签订了正式的商业供应合同。

这种合作模式在药石并不鲜见:在新药研发的初期,制药公司需要设计合成成千上万的分子,进行生物学测试,他们经常订购药石的分子片段,但量一般都很小,随着新药研发项目的推进,临床前候选化合物发现后,毒理学和其它涉及动物模型等研究开始,需要更多的测试材料。在这个过程中,新药研发机构逐步对药石产品的质量和团队建立信任,开始集中订购少数几个关键原料或中间体,但化合物的量越来越大,直至新药报批或上市后,开始商业化供应。

Agios负责商业化供应的总监Wendy Xia在今年的世界制药原料中国展(CPhI)上,盛赞药石科技对Agios新药项目快速推进所做的贡献,直接让参与临床试验的许多癌症病人收益。

创业小伙伴之约

药石科技的创始人是杨民民博士,2006年他从罗氏离开,在南京创立了这家公司,2008年正式投入运营。对于那个年代在中国从事新药研发的科学家而言,跨国公司的研发岗位是一个金饭碗,但他却选择了创业这条路。

药石科技创始人杨民民博士

 

但是当时很少有公司能通过大笔融资专注于从事新药研发,在国内做新药研发的时机和条件都还不太成熟,所以杨民民选择为创新药研发公司提供分子砌块作为开始,之后这也成为了药石的主要业务。

董海军是杨民民过去在罗氏的老同事。他们先后从罗氏离职,当时还有个小插曲:两个人约定,如果董海军能拿到投资,杨民民就和他一起做创新药。结果两个人几乎同时获得了来自投资方的第一笔融资,只是杨民民选择了研发分子砌块,而董海军仍然选择开发新药。

俗话说时势造英雄,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也许还可以理解为合适的环境才能成就梦想。董海军的新药研发之路走得并不顺利,虽然获得一笔融资创立了南京英派药业有限公司(IMPACT Therapeutics, Inc),但最终因和投资人战略和理念不一致而选择退出。杨民民曲线救国的路线虽然也有艰辛,但也熬到风生水起,这也为若干年之后董海军选择加入药石奠定了基础。

客户买的不只是“钻头 ”

“如果药物分子是一所房子的话,Building Block可以大概理解为盖房子的砖瓦。一个分子要有比较强的药理活性,较低的毒性,合适的理化性质,才能成为一个药物。而一个整体分子的性质,正是由其结构中更小的单元影响和决定的,虽然不是简单的加合。”董海军介绍说。

“一个分子在不同阶段的临床试验中失败,究其原因,大概有70%左右是因为缺乏足够药理活性和不能接受的毒副作用。而我们经过多年积累,设计和合成出的上万个分子砌块,就像一个大的工具箱,为药物化学家们提供了选择,他们可以选择我们的产品,改善和优化他们的分子,比如降低心脏毒性、提高溶解度、增加代谢稳定性等。”杨民民补充说。

“公司到目前为止已经取得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杨博士和团队对新药研发的深刻理解。”董海军介绍说,杨民民以及后来也是从罗氏离职加入药石的吴希罕博士、赵树海博士,都是优秀的药物化学家,负责过抗肿瘤、抗病毒、代谢性疾病等多个治疗领域多个靶点的新药设计和研发。

 

创始合伙人赵树海博士(左一),创始人杨民民博士(左二),CEO董海军博士(右二),创始合伙人吴希罕博士(右一)

“西方有个说法,一个人买钻头,实际上买的不是钻头,而是墙上的洞。大型制药公司的研发部和大量中小规模的生物技术公司,买我们的产品,但目的是新药研发,是尽快找到候选化合物。这正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因为这个团队设计每个分子片段时,脑子里全是新药研发。”董海军语调激昂,满是骄傲。

“一个公司知道客户需求,已经不错,但如果清楚客户拿到你的产品后,想解决什么问题,面对的最大挑战在哪里,痛苦和快乐在哪里,显然是另一个层次。“

药石科技过去几年大约70%的销售来自欧美大型制药公司和国外众多新兴生物技术公司,但直到去年才成立了国外商务拓展和销售队伍,之前国外没有一个专门的销售人员。

对数据和信息敏锐跟进

药石最近专门成立了战略和发展部,建立了一个专业团队分析各类数据,跟踪世界上每个角落和新药有关的专利和公开发表的文献。事实上,在药石建立之初,杨民民就决定花大钱订阅各类数据库。

杨民民说:“我们是一群对信息特别敏感的人,一旦有信息更新,我们就会马上跟进。我们从文献分析中一般就能了解到每个产品以后的使用方向。”

大概两年前,有科学家在 Journal of Medicinal Chemistry(药物化学杂志,美国化学会旗下学术杂志)上发表文章,提到药物分子中常见的芳香环,可以被一个结构式与“风筝”相似的分子替代,这种替代既可很大程度上保留原来分子的性质,比如药理活性,同时可以带来很多更好的理化性质。药石迅速设计了“风筝”系列产品,受到了新药研发行业的欢迎。药石还在自己分子砌块基础上,编写了SAR Kits工具书。

“客户订购一个分子砌块,我们会根据它的结构推荐一系列可能帮助其进行结构活性关系探索的类似结构。客户经常会惊讶于我们提供的建议,感觉设计思路受到了启发。”药石战略和发展部的科学家李进说。

董海军博士办公室的墙面上贴着FDA过去10年批准的新分子结构图

加强工艺化学部门平台构建

根据药石科技提供的数字,和去年相比,药石科技的国内销售今年上半年的增长超过了70%(未经审计的数字)。

这与国内新药研发气候变暖有着密切的关系。随着CFDA一系列利好政策出台、各类私募和风投涌入医药和生物技术行业,大量具有丰富研发经验的海归回国创建了公司,一批服务渐趋完善的CRO在此时涌现和成功,此外,传统医药企业也开始或加强创新药研发外,许多新的商业模式正在出现。药石科技正在获得更多公司的认可。

见到董海军时,他和团队近期已经访问过百济神州、江苏亚盛医药开发有限公司、和记黄埔医药(上海)有限公司、成都先导、天印健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等,建立了合作关系。除了Building Blocks已经获得国内外新药研发客户广泛认可,全球大部分大型制药公司和众多中小生物技术公司都在使用他们的分子砌块产品外,药石科技过去几年公斤级以上项目成倍增长,为此公司有意识加强了工艺研究和开发力量,除团队人数大规模增加外,还投资了许多新型设备,比如 Flow Chemistry,以及多套评价工艺和生产安全的仪器和设备。

“我们还从美国默克公司引进了李静博士,负责整个工艺化学部门。李博士加入前担任默克公司工艺化学的 Associate Director,具有丰富的工艺化学知识和管理经验,还发表过高质量的合成论文。”杨民民博士介绍说。

日前药石科技在新三板已经停止交易,根据公告,他们已经申报A股创业板的IPO,进入排队序列,期待它在新的起点重新扬帆起航。

责编 | 姚嘉

Yao.Jia@PharmaDJ.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