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京记】啊~固安~你比五环多两环

  2017-07-11

几年前,固安阿尔西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固安阿尔西”)的张庆超向家人朋友提起自己在固安的新工作时,只能介绍河北廊坊,“因为大家不知道固安”。

现在,固安被圈在北京七环以内,位居雄安新区与北京之间,靠近首都新机场,又是被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的产业新城,区位优势被看好。

但在15年前,有多少人知道固安呢,更别说去固安工作和安家了,甚至固安本地的年轻人也争相外出打工,寻求发展机会。

那时候的家乡真是糟糕

齐笑是土生土长的固安人。在他少时的记忆里,固安宾馆是这个小县城最高海拔,一共5层,是当时唯一有电梯的建筑,是全县最适合放花炮的地方。这个高度在很多年后才被超越。

2002年,齐笑16岁,他形容那时候的家乡真是糟糕,“连条像样的路都没有,法院以北都是土道儿,企业也不多,只有个面粉厂、塑料厂。”当时固安全县年财政收入只有1.1亿元,发展水平位列廊坊市十个县(市、区)中的后两位。

同年6月,廊坊市委、市政府着眼于构建环京郊产业带和“大三点”(廊坊市区、永清、固安)城市发展格局,决定成立廊坊开发区固安园区,这是固安工业园的前身。

一个以钓具、肠衣、滤芯、塑料为支撑的农业县,缺人、缺钱、缺技术,要如何发展工业园区?

几经对比后,固安引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这一专做产业新城运营的市场力量,双方采用“政府主导、企业运作、合作共赢”的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缩写)合作模式,用“契约精神”取代了“身份观念”,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项目论证了一年多,邀请来自9个国家和地区的40多位规划大师,对固安园区及其产业进行前瞻性规划,最终确立合作建设“产业新城”的发展远景。

产业新城的开发是个长期过程,在产业新城筹建期间,齐笑正在河北农业大学上学,2007年毕业时他还不知道固安已经有了产业新城。直到2011年,他才回家乡进入园区的阿尔西工作。当时整个园区的工厂还不多,周围还有不少荒地,“一些外地员工晚上的聚餐休闲活动都要去(老)县城,交通也不太便利,园区还没通公交车。”当时的齐笑每天骑着电动车上下班。

“虽然在河北上班,但住在北京”

张龙和任超就是外地员工,就职于固安华电天仁控制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固安华电天仁”)。

2010年初,固安华电天仁落户固安产业新城,他们是第一批被招来的员工,公司为了吸引人才,当时承诺:虽然在河北上班,但住在北京,周末可以在北京逛逛。

于是员工宿舍被安排在北京大兴西红门,员工每天坐班车往返,单程耗时1小时。由于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员工们对厂区以外的固安知之甚少。对于固安新城的第一印象,张龙和齐笑的感受很接近,“什么都没有,全是荒地,只有零星几个厂子,一到夏天还有沙尘暴。”

对于固安当年的沙尘,固安华电天仁的副总经理张建波记忆犹新,“车内的空调开着开着就不制冷了,一打开才发现,里面的滤网全是沙。”

机会不属于基础设施差的地方

固安县城位于天安门正南50公里,古有“天子脚下”之称,是河北所有县城中距北京天安门最近的,它距离北京新机场只有16.8公里。现在,固安还有个更耐寻味的坐标——位处北京、天津和雄安新区三角形的正中。

“2002年左右,固安的基础设施和产业投资环境都很差。”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叶珺说,固安区位离北京很近,意味着有产业协同的机会,但基础设施差是抓不住机会的。

所以,在产业导入前期,要完成修路、绿化等基础设施建设,提升地块大环境,而不只是平整土地这么简单。产业导入后,基础设施建设依旧在不断完善。

截止2016年底,华夏幸福累计为固安投资360亿元,在规划范围内实现了“十通一平”:修建道路70条,完成6座供水厂、4座热源厂、1座污水处理厂、22座换热站、2座110KV变电站、3座35KV变电站等相关配套设施建设。

固安新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固安土著”齐笑对家乡变化的评价是“发展规划很合理,街道很干净,道路宽敞,和大城市比,我觉得并不差。”

彼时,北京的开发区也愈来愈饱和,很难再拿到地建设厂房,制造业开始外迁,鼎材科技调研了多个开发区后,最终决定在固安成立子公司。一年后,固安鼎材的下游企业翌光科技也落户固安。固安翌光是有备而来,不但提前打听了固安产业新城的基础设施和政府审批流程,还与固安鼎材沟通了产能和材料研发要求等细节,以确保满足己方需求。

另一头,张建波慢慢发现:坐班车的员工少了,住西红门集体宿舍的员工也越来越少了。“以前的6人间变成4人间,后来又改成2人间;集体宿舍后来退了一层、又退了一层。再后来两辆班车减成一辆。”最后,固安华电天仁干脆把集体公寓退租、城际班车也停了,直接给员工发放交通和住宿补贴——他们或租或买,住到了固安。

张龙和任超是全公司最早一批在固安安家的外地员工,因为他俩要结婚了。张龙是河北高碑店人,任超是廊坊三河人,两人一琢磨“既然工作在这了,那家也就安在这里吧”。

从张龙家开车到单位,只需要10分钟。但固安发展起来后,县城的路也堵起来了。于是张龙又改成骑电动车,再后来有段时间,张龙直接跑步上班,“因为空气好啊,路也好”。如今的张龙和任超习惯了“上班前生活”——6点起床后,张龙去家附近的公园跑步,任超则去公园做1小时瑜伽,然后夫妻两人回家收拾后一起出门上班。

再回看固安华电天仁对早期员工的承诺,大家相视一笑,“大家周末也不去北京逛了,可能开个车就带孩子回老家了。”

“固安什么都有,还去北京干什么?”

张庆超也不理解为什么周末要去北京逛,“固安什么都有,还去北京干什么?”他是固安阿尔西的运营总监,武汉人,来固安两年了。在他看来,固安虽然是县城,但却有了发达小城市的样子。

张庆超喜欢美食、热爱生活,他到固安第一件事就是开发吃饭的地方,“没想到固安的餐馆特别多”。而且,不同于北方县城早睡的作息习惯,固安几条街道直到凌晨一两点都很热闹。齐笑知道这是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带给固安的变化,“老固安人哪里舍得总在外面吃喝”。

阿尔西刚落在固安时,来了外国客户,只能领去北京招待。“特别麻烦,客户也疲惫。但没有办法啊,周边没有配套设备。”固安阿尔西总裁办公室主管李冉告诉记者。

2012年6月,固安产业新城开发建设十周年之际,五星级的福朋酒店已部分投入使用。福朋酒店源自喜达屋酒店管理集团与固安工业园区合作的结果。作为国际一流的酒店管理集团,喜达屋对于酒店选址十分慎重,对当地城市人口、基础设施、公共配套等要求,都按照国际通用标准进行考量。喜达屋曾对固安产业及周边情况进行了细致深入的调查,结论是园区产业发展不仅不会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破坏,而且高层次的产业还会给固安带来更优质的环境。

自此,园区的客户、领导、访客接待问题迎刃而解。到2015年,随着商业综合体幸福港湾、固安建国温泉酒店相继开业,园区已有能力承办各项活动,北京的公关项目开始倒灌进来。

“我们以前开销售会议都在北京总部,现在全拉到固安来了。”李冉说,“去年公司年会也是在固安开的,请了央视导演,他看了固安大剧院的设施,说比北京某些剧院更好。”今年3月,阿尔西还在固安召开了2017年中国区合作伙伴大会。

固安给了她爱情和工作

李冉和张庆超一样,也是新固安人,更准确的说,她是固安媳妇。

李冉的丈夫是固安人,比她大一届。李冉2006年毕业后,不顾父母反对,跟着丈夫来到了固安。父母亲友都不理解,放着好好的省会石家庄不待,跑到一个小县城能有什么发展?

倔强归倔强,李冉也觉得父母的担忧有道理,她一个法学专业的大学生,在固安能找到什么工作呢?她甚至动念要去超市当收营员,或者去幼儿园当老师。“幸好固安的产业园区建起来了,企业多了,我这样的文科生也能找到好工作了。”李冉最高兴的是产业新城里的企业颇具实力,发展前景看好。

固安产业新城挑选入园企业颇为苛刻,譬如是否是环保型企业、是否代表未来发展的方向、是否是产业链条上不可或缺的一环、是否具备一定的行业地位、投资强度够不够等。

截至2016年底,固安产业新城累计引入企业超过520家,包括德益阳光生物技术医药类科技机构与企业,以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为核心的航天企业,以云谷科技、京东方为主导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企业等等。

有涿州市民在当地论坛留言:“昨天去了趟固安,看到园区和中央公园、孔雀湖,人家那规划那马路那绿化,真心的牛,感觉去了另一个国度。”

他看到的是汇聚9大产业集群超520家企业的27个产业园、14万平方米的中央公园,200万平方米的城市环线绿廊、13万平方米的孔雀大湖、50万平方米的大广带状公园、100万平方米的中国(固安)单车运动中心。

这几年,李冉的父母再来固安时,震惊于这里的巨大变化。家中亲友的孩子毕业后,也开始优先考虑固安的工作机会。齐笑身边也有越来越多在固安安家上班的朋友,“固安的变化你这么一比就知道了。”齐笑再谈家乡时的神态都不一样了。

园区企业的“朋友圈”

产业新城挑企业虽然苛刻,但一旦双方达成合作,就会立刻变得“温柔体贴”起来。

产业新城给入园企业提供从规划、咨询到环评、辅助融资、注册审批在内的全产业链资源整合服务,像是企业的“管家”兼“导师”,也有企业称之为“保姆”。

“企业可以先落地,相关的繁琐手续都是由园区协助企业去办,让企业没有后顾之忧。”固安阿尔西受益于这种管家服务,“现在园区到了成熟期,园区更多的是帮助解决生产过程中的问题和后续融资的问题,他们也在进行服务升级。”

固安鼎材是固安新材料产业园的第一批企业,当时园区的承诺是“你们有需要就尽管提”。做高纯度材料的企业对于厂房的洁净度要求极高,还要保证恒温恒湿和防震性。因此,每建一个厂房都是独一无二的。固安翌光肯定了这一说法,他们也获得了园区为他们定制化的厂房,“别人用不了,但对我们就是拎包入住”,固安翌光高级经理谢静说。

产业新城内的每个企业,都对应有一个“产业服务管家”,在“管家”的主导下,产业新城内不同的产业园都建有自己的微信群,群内不仅会发布相关产业政策、利好消息、企业可以申报的项目、行政通知等等,也可以进行资源共享和调配,让企业有了自己的“朋友圈”。“比如我需要的原材料,你刚好有。那我就直接从你这里采购了,成本就会降低,也给当地经济做了贡献。”得益于该平台,阿尔西成了园内好几家企业的供货商,也发掘了自己的上游企业。

微信群还带来了互相学习的机会。在登门洽谈采购项目时,其他企业看到了阿尔西干净整齐的车间和工作平台,大为惊叹,立刻组织企业中高层领导来参观学习。这是张庆超完全没想到的。

2017年6月下旬的一天,德阳生物技术(固安)有限责任公司总监赵明志从北京带着实验鼠回固安,本应拿小白鼠,结果错拿成黑色的——黑色的实验鼠很难扎针,赵明志手上犹豫了。于是他在园区微信群里向大家求助,一个做过动物实验的小伙子马上跑来帮他把事儿办了。这种人情味十足的邻里关系,让赵明志很受用。

除了微信朋友圈,还有企业间的“饭友圈”。

固安鼎材成立初期没有建食堂,于是就去客户固安翌光那儿吃。固安鼎材科技副经理晏临利解释说,“你能知道客户想要什么,能天天和客户在一起交流,全覆盖式的交流,基础员工可以交流,领导也可以交流”。 

产业新城管理上的“社区意识”,得益于PPP模式。在这一模式下,产业新城的投资方不可能赚快钱,他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专业化招商和提供全产业链服务。

2015年,河北省固安县与华夏幸福积极探索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的好经验、好做法,被国务院办公厅通报表扬。于是园区里的人也知道PPP了,齐笑在新闻上看到“这个模式需要大家学习”,这位“固安土著”讲起这一细节时,不可谓不自豪。

产业新城里的固安人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2016)》中,固安位列投资潜力百强县(市)的第一名。在2015年的同题报告中,固安还只是“全国县域经济发展潜力百强县”的第十位。 

产业新城对固安经济的带动显而易见。2016年,固安财政收入完成80.9亿元,同比增长44.6%。老城区在产业带动下,增长速度亦是惊人。

固安产业新城在产业、人口和城市配套之间形成了良性循环。产业增速吸引了高端人才向固安聚集,地方政府与社会资本形成互动,社会资本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城市配套跟上了产业发展,为固安原住民和新固安人提供了优质的生活品质。

与一般城市的开发区不同,固安的产业工人并非完全外迁,而是部分就地解决。

固安阿尔西目前约有500名员工,其中约50-60%都是固安本地人。根据固安阿尔西的招聘思路,普通员工的招聘应立足周边,因为上班更便捷。

学历技能是园区企业比较看重的,“但固安本地没有专业的技校、大学,我要找就去保定(等地)的大学去招。反过来说,咱们本地的职业培训还是比较薄弱。”固安华电天仁的副总经理张建波在提及普通员工招聘时,眉头一直无法舒展。

产业新城也曾办过职业培训学校,用职业教育的方式帮助固安原住民迅速从传统工人转化为产业工人,并定期举办行业论坛,把全行业高端人才的视线吸引到固安来。

企业也有自己的解决方式——固安阿尔西通过入职培训和企业文化、规章制度等做正面引导,充分保障他们的利益,在人才晋升制度上一视同仁;固安翌光科技留住人才用的是“情怀”,他们从事OLED新材料的研发和生产,强调智能制造,智能化生产,期望不再受制于国外新材料进口,将国产的有机照明点亮全世界。

车行至锦绣大道以南,便能逐渐深入固安老城区。但固安并未划界而治,更没有让老城区成为割裂的孤岛。一些曾经靠务农为主的老固安人,现在可能是新城的绿化环卫工人,或是企业的安保人员。而一些在新城工作的年轻人,下班后会回到老城区感受烟火气。

当你们喝水的时候,他们还在挖井

经过15年的发展,固安已进入成熟期,回报与收获渐显。在京津冀一体化协同发展的背景下,固安版块的价值被一路估高。雄安新区的消息发布后,固安在整个环京区域的区位优势更加突显,对固安本地和周边人群的吸引力愈发增强。

固安的人口的确越来越多了。最早在这里扎根的新固安人也有了第二代。固安的医疗资源和教育资源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固安某小学一个班有70多个学生,“讲台边上都是孩子”。除了新固安人的孩子,固安下辖乡村的居民也希望把孩子送到县城接受更好的教育。但孩子生病后,张龙和任超仍是选择带孩子去北京看病,“还是更信任大城市的医生水平”。

为了缓解这种基础资源紧缺的现状,产业新城内投资引进12年一贯制的北京八中固安分校,兴办固安第一所三甲医院“幸福医院”。目前,八中分校已正式投用,幸福医院局部封顶。张建波已把父母接到了固安居住,一直在北京为父母配药的他格外期待这家三甲医院的建成,“那固安就越来越好了”。

在经营层面,华夏幸福崇尚“挖深井”的哲学理念——宁打一米宽百米深的井,也不挖百米宽一米深的池塘。“产业新城是一个体系,不能走马观花地做一些住宅和商业配套,要考虑民生问题,考虑子女教育的问题,所以我们的工作一直在向下挖。” 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叶珺说道,历经15年PPP模式发展的固安或对其他产业新城的建设有示范作用和借鉴意义。

尾声

从2002年规划固安产业新城到现在,整整15年。固安,已成为环京版块极为重要的一块拼图,从借力北京资源,到消化北京资源,这座“天子脚下”的固安城不多时就会摘掉“北京正南50公里”的指路牌子。

这座15岁的产业新城,改写了一个小县城的历史,影响着这片土地上每个人的命运。